• 曲折谋划上市 一汽难解自主发展瓶颈

    汽车 > | Time Weekly - 2019-07-02 03:01:1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数据显示,2018年奔腾品牌累计销售约7.97万辆,同比下滑23.51%。而骏派品牌销量虽同比持平,但销量总数不足两万辆,抗击市场风险的能力十分有限。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骆一帆 发自广州

    6月25日,一汽轿车发布设立全资子公司公告,被视为其实现资产置换计划的重要一步。公告内容显示,一汽轿车拟以自有资金人民币 5000万元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名称暂定为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主要用以承接上述重大资产置换中的置出资产,未来将该公司100%股权过户至与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汽股份”)。

    按照此前规划,资产置换后,一汽轿车的主营业务将由乘用车转为商用车,一汽集团从而解决了旗下一汽轿车、一汽夏利两大上市公司的同业竞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也为一汽集团筹划多年的整体上市做好准备。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两大上市公司不再面对同业竞争问题,但在一汽集团旗下自主品牌间该问题依然存在。如何处理好奔腾、骏派、森雅等品牌之间的关系,仍有待一汽集团后续进一步调整。

    整体上市还是国企混改?

    成立一汽奔腾轿车有限公司并非一汽轿车突然的决定,在4月初发布的公告中,一汽轿车便表示将成立全资子公司,旨在促进重大资产置换顺利进行。

    此份公告同样也对重大资产置换进行了明确解释,既一汽轿车以拥有的除财务公司、鑫安保险之股权及部分保留资产以外的全部资产和负债作为置出资产,与一汽股份持有的、实施部分资产调整后一汽解放 100%股权中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

    对于此次资产置换的目的,时代周报记者联系一汽轿车董秘办公室,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但业内普遍认为,此次资产置换背后隐藏着一汽集团另一手大棋—整体上市。

    作为为数不多还未完成整体上市的大型汽车集团,一汽对此已然谋划多时。早在2010年,一汽集团便开始了主业重组改制工作,其核心业务及主要资产经重组设立一汽股份,希望通过一汽股份完成集团整体上市。然而由于子公司同业竞争、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公司管理层重大变化等诸多原因,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梦多年来始终没能实现。

    有分析认为,此次一汽轿车的资产置换为一汽集团整体上市再次带来曙光。一方面,由于一汽轿车中的乘用车业务被置换,其和一汽夏利之间多年的同业竞争问题得到解决;另一方面,随着一汽轿车旗下一汽奔腾、一汽马自达业务被置换至一汽股份旗下,一汽股份已囊括了一汽集团旗下主要合资品牌与自主品牌的乘用车业务,如一汽大众、一汽海马等。而主要业务的集中,显然对集团整体上市十分有利。

    尽管如此,但一汽集团此举是否真的意在推动整体上市,眼下并无明确定论。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企业上市跟整体业绩好坏密切相关,目前一汽股份业务中仅一汽大众表现较好,其余均不容乐观,一汽轿车预备划转的乘用车业务同样面临发展困境,因此此次资产置换动作并不会对一汽集团整体上市有多少实质促进作用。

    “如果是为整体上市,一汽轿车直接将乘用车业务划转过去就好,何必多此一举成立子公司?” 对于上述问题,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也持相同观点,他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汽股份为一汽轿车的控股母公司,资产划转程序相对简单,之所以成立全资子公司,可能更多的是希望借此进行企业混改。

    自2015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意见》之后,“混改”已然成为近年来国有企业发展的一大主旋律。在曹鹤看来,上述子公司成立并划转后,下一步很可能是在此框架下引入新的投资者,而并非为帮助一汽集团尽快整体上市。

    自主品牌发展困局仍待解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整体上市与否,此次资产置换后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问题都将得到彻底解决。早在2011年7月,一汽股份便向一汽轿车和一汽夏利做出不可撤销承诺,通过业务整合5年内解决同业竞争问题。

    然而由于内部的复杂原因,5年后这一承诺未能如期兑现,为此,相关方将该承诺兑现时间延期了三年至2019年6月。

    通过上述资产置换,未来一汽轿车主要业务将变为以一汽解放为主的商用车,而一汽夏利则仍继续经营自己的乘用车业务,一商一乘,相互之间不再“同业”亦不存在“竞争”。

    尽管如此,但这并不表示一汽集团旗下自主品牌不存在类似问题。在一汽奔腾业务被划转至一汽股份后,奔腾品牌与一汽夏利旗下骏派品牌的竞争关系并没发生根本改变。以车型为例,目前两大品牌均在SUV领域布局两款紧凑车型和一款小型车型,其中紧凑车型售价均主要落在9万‒13万元区间,小型车型售价均主要落在6万‒9万元区间。

    由于两大品牌区分并不十分明显,目标客户群也十分相近,如此相近的产品布局自然难以避免内部竞争的问题。曹鹤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前同业竞争问题摆在两大上市公司之间,所以显得比较尖锐,但如果一汽奔腾被划至一汽股份,这就变成了一汽内部的竞争问题,相对没有那么凸显,但问题本身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此前一汽集团也曾尝试调整旗下自主品牌业务结构,在2017年徐留平掌舵一汽集团后,便针对自主品牌迅速成立了奔腾、解放、红旗三大事业部,其中奔腾事业部将一汽奔腾、一汽吉林和天津一汽进行业务整合,涵盖奔腾、骏派、夏利、森雅等一汽旗下主要乘用车品牌。

    然而,两年过去,从市场表现来看,这一整合并没达到预期效果,最终以今年3月奔腾事业部被撤销而草草收场。

    不仅如此,除内部竞争之外,在应对当前恶劣的外部市场环境时,一汽自主品牌同样显得颇为无力。在国内车市消费力大幅减弱的情况下,品牌力相对较弱的自主品牌受到巨大冲击。数据显示,2018年奔腾品牌累计销售约7.97万辆,同比下滑23.51%。而骏派品牌销量虽同比持平,但销量总数不足两万辆,抗击市场风险的能力十分有限。

在今年准备财政预算,已经明确提出今年的税收收入增速会有所下降,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财政政策中也有关于挖掘收入增长、增加国有企业增加利润上交以及盘活存量的财政资金等多种方法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在郭万达看来,关于设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协调机构的问题,并没有看到中央的明确表态,只是提到由国家有关部委、广东省人民政府、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四方,一起做这个协调机构。


本站所刊登的好运时时彩走势及好运时时彩走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好运时时彩走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