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万亿债转股落地 民企不足一成亟待扩容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9-06-11 03:24:26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去年以来,国家积极推动对民企的金融支持政策落地的导向产生作用。但在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即银行为主要资金方的现状下,民营企业经营情况和信用评级的“硬伤”仍旧突出。

    时代周报记者 谢中秀 发自北京

    在6月5日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介绍,市场化债转股已经取得了降低杠杆率、防范化解企业债务风险促进企业发展、增强优质企业资本实力和综合竞争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促进直接融资等多个方面的作用。

    据发改委信息,截至2019年4月末,已有106家企业、367个项目实施债转股,涉及钢铁、煤炭、电力、交通运输等26个行业。债转股签约金额已达2.3万亿元,投放落地9095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民企本身债转股方面,连维良介绍现在已经有24个企业债转股项目落地,比如远兴能源、南京钢铁等;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债转股也有许多成功的案例,比如沙钢、德龙钢铁分别控股了重整之后的东北特钢和渤海钢铁。

    “目前民企和国企相比,在资产量、信用评级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差距,所以银行对民企的债转股参与积极性没那么高。”前海开源基金董事总经理杨德龙对时代周报记者解释道,“所以从绝对数来看,目前民营企业本身债转股的数量较少。”

    从数据上看,民企债转股占比不足十分之一。

    对于下一步是否会增加民营企业的比重,连维良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在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债转股,也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

    扩容还需遵循市场化原则

    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分析指出,自市场化债转股实施以来,债转股一直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进行,由银行、实施机构、企业依据国家政策导向自主、平等地给予机会,在此基础上,产业发展具有优势,并且财务情况较好的企业会比较受到青睐。

    另外,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虽然市场化债转股自2016年10月正式开始实施,但到2018年8月,中国农业银行牵手东苑园林,签署市场化债转股战略合作协议,首单民企市场化债转股才落地。

    周丽莎推测指出,预计是有去年以来国家积极推动对民企的金融支持政策落地的导向作用。但在金融资产投资公司即银行为主要资金方的现状下,民营企业经营情况和信用评级的“硬伤”仍旧突出。

    仅以债券违约来看,大智慧统计违约债券偿还进度显示,截至5月21日,国企的52只违约债券涉及违约金额为435.92亿元,已偿付80.64亿元,偿付比例为18.50%;民企的267只违约债券涉及违约金额为1360.68亿元,已偿付88.02亿元,偿付比例为6.47%。

    数据显示,2018年融资渠道收紧导致民企违约数量大幅上升,民营企业违约债券和规模都远超国企。

    杨德龙指出,在此情况下,改善民营企业信用印象非常重要。

    “加大民营企业债转股,最主要的还是要找到资金方,和银行、债权人做好沟通,获得银行的信任,让他们有动力来支持民营企业的债转股。”杨德龙进一步指出,“而目前部分民营企业的确本身经营已经出现了比较大的困难,债转股是否会让原先的债务问题,变成更加‘缠身’的公司经营问题,是银行去做民企债转股最大的阻力。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民企债转股大概率只会着眼于一些暂时遇到困难但具有发展前景的企业。”

    周丽莎也持此种观点。她认为,即使发改委提出“下一步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债转股,也要进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营企业参与国有企业的债转股”,但最终还是要由市场的角度出发,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根据企业资质去执行,并不一定会提出相关推动的措施。

    市场化关键是定价机制

    自2016年10月国务院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54号文)及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实施市场化债转股以来,债转股的规模不断扩大,作用也在显现。

    中国黄金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万喆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我国债转股取得了很大程度的进展,仅从签约意向金额这一维度来看,截至4月底,我国债转股签约规模已为去年同期约两倍。

    据悉,发改委下一步将围绕推动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增量、扩面、提质,进一步完善合理定价机制、积极推动优质企业和民营企业债转股、推动转股企业完善更加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治理结构。

    尤其是完善债转股定价机制方面,多位专家分析指出,债转股定价的市场化是重点问题之一。

    万喆指出:“由于涉及非常直接的利益关系问题,定价是过去债转股推进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比如好的企业、机构愿意实施债转股,但企业由于定价的分歧,不愿意接受债转股。而需要债转股的企业,也存在价格过低以及机构不愿意接手的问题。” 

    具体来看,发改委介绍,债转股将围绕市场建立有效机制,减少不必要的审批程序和明确相关方的责任边界,落实尽职免责的要求。

    “转股定价,因为涉及双方利益的博弈,确实也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市场化定价就需要在完善市场机制的过程中去解决。下一步,将进一步完善操作政策,使市场化定价机制能够真正实现。”连维良总结说道。


本站所刊登的好运时时彩走势及好运时时彩走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好运时时彩走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