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信信托大换血 国之杰派驻多面手

    财经 > | Time Weekly - 2019-05-28 02:25:45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邵明安出任安信信托新任董事长,王荣武则空降任总裁,目前二人的任职资格尚需上海银保监局核准。

    时代周报记者 李星郡 发自北京

    5月24日晚,安信信托公告,已完成董事长、总裁等董监高人员的换届。其中,有7人属于新进力量,安信信托实现高层大换血。

    邵明安出任安信信托新任董事长,王荣武则空降任总裁,目前二人的任职资格尚需上海银保监局核准。

    “高层大规模变动,可能是因为公司之前的一些业务潜在风险存在把控不严的问题,或者经营业绩没有满足控股股东的要求,所以进行权力的回收。”一位业内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安信信托往年高速扩张的阶段已经过去了,整个行业至少近一两年进入了调整期。”

    安信信托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在资管新规之下,各金融子行业面临的竞争赛道正在被逐渐拉平,混业竞争、公平竞争的格局逐渐成型。目前的拟任高管团队年龄结构合理,大部分为“70后”的金融业中坚力量;在背景上,涵盖了监管、银行、保险、信托、资产管理等不同的领域。

    大股东搭配多面手

    安信信托的前身是鞍山市信托投资公司,于1987年2月成立,1994年1月在上交所挂牌交易,2014年4月更名为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之杰”)持股比例52.44%,是安信信托控股股东,国之杰董事长高天国为实际控制人。

    从2018年3月底开始,安信信托多位高管陆续离职。首先是董秘武国建因工作岗位调整辞职,副总裁陶瑾宇兼任董秘一职;半年后,年仅50岁的副总裁赵宝英退休;10月,总裁杨晓波因个人原因辞职;11月,合规总监朱文也因个人原因辞职,三位独立董事因任职期限届满离任。而本次换届后,陶瑾宇不再担任副总裁兼董秘。

    前述分析师表示,“把高管全部换了一遍,某种程度上是对过去几年风控不到位的处置。部分高管的离职,可能是为之前快速扩张、比较激进的风格负责。”

    武国建在上述所有高管中加入安信信托时间最早,呆了近11年;陶瑾宇的时间最短,还不足两年。

    在杨晓波辞职后,安信信托原董事邵明安代行总裁职责。而在此次换届选举后,原董事长王少钦卸任,邵明安成为新一任董事长。

    王少钦和杨晓波的搭档从2012年11月开始,受命于业绩下滑之时。2012年,安信信托归母净利润1.08亿元,同比减少44.80%。在王少钦、杨晓波两人的带领下,2013―2017年,安信信托净利润不断增长,2017年时高达36.68亿元。

    年过六旬的王少钦从事经济工作近40年,金融从业年限超过25年,以职业经理人的身份来到安信信托。他早年在河南金融管理学院任职,后离开学界,出任河南金育实验银行常务副行长、行长。王少钦是一位信托业老兵,历任厦门联合信托副总经理、总经理,中泰信托副总裁,安徽国元信托总裁,华闻投资总经济师兼中泰信托监事长。

    现年43岁的杨晓波则从安信信托内部成长起来,曾任上海长信会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公司总经理助理,2004年开始,历任安信信托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风控执行官、信托业务评审委员会召集人。

    在遭遇2018年业绩滑铁卢后,如今安信信托董事长一职更换为59岁的邵明安。与王少钦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和控股股东国之杰关系紧密,此前担任过国之杰董事、副总裁。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股东背景对信托公司的相关业务布局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国之杰联系采访,不过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应。

    邵明安从事经济工作多年,其中金融从业年限16年,曾就职于中国建设银行辽宁本溪市分行,担任过安信信托副总经理、总裁、副董事长,还兼任过上海银晨智能识别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银晨网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此番接棒总裁一职的王荣武年届42岁,从业经历涉足银行、保险、信托等领域。帅国让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新任总裁丰富的经验及履历,有望对安信信托未来的战略布局、公司治理及制度建设等方面产生积极影响。”

    公告显示,王荣武曾任民生银行总行营业部公司银行处处长、投资银行处处长、金融资产运营管理中心总经理、民生银行总行团委副书记,重庆三峡银行业务总监(副行长级),民信资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信泰人寿首席投资官、投资业务部总经理,重庆国际信托董事。

    安信信托方面回复时代周报记者称:“可以预期,王荣武的加入,将令安信信托主动管理业务的基础需求得到更大程度的改善,更好地应对资管新规带来的挑战。”

    高超连任副董事长

    除此之外,安信信托还拟聘任副总裁兼董秘王岗、副总裁陈刚及合规总监陆伟军。庄海燕的财务总监任职已于2018年8月获上海银保监局核准,其拟任董事资格尚待批准。

    时代周报记者试图就人事布局和工作安排采访拟任副总裁兼董秘王岗,他表示,目前还未获得监管核准不方便对外沟通。

    帅国让认为:“近年来,信托业高管年轻化趋势逐渐显著。在资管新规下,信托业原本较为单一的增长模式已不合时宜,在严格监管之下,开拓信托业务新可能的能力变得更为重要。”

    在这轮高层大换血中,安信信托副董事长高超和两位副总裁梁清德、董玉舸的职务未见变动,其中最受关注的是连任副董事长的高超。

    公告显示,高超出生于1980年10月,会计和银行金融双学士,哈佛肯尼迪学院公共管理硕士,曾就职于安永会计师事务所,担任过国之杰总裁秘书,现任国之杰执行董事。早在2012年11月,王少钦甫任安信信托董事长,高超就已出任董事。2018年3月,高超当选为副董事长。

    年报收问询函

    5月22日,安信信托收到了上交所2018年年报事后审核问询函,从九个方面要求安信信托补充披露,其中就包括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巨额亏损已采取或拟采取的解决方案及应对措施。

    安信信托是唯一在上交所上市的信托公司。2017年,安信信托实现营收55.92亿元,在68家信托公司中排名第一;实现净利润36.68亿元,仅次于平安信托,排名行业第二,自2014年连续三年净资产收益率排名第一。

    2018年,安信信托业绩遭遇滑铁卢。当年取得营业收入2.05亿元,同比减少96.34%;归母净利润-18.33亿元,同比减少149.96%。

    对此,安信信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8年是充满挑战的一年,对安信信托而言,这一年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2018年,安信信托的主动管理业务占比从62%提升到了70.26%。安信信托主要包括固有业务(利息收入及投资收益)和信托业务(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其中信托业务贡献了主要的营业收入。截至2018年12月底,安信信托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336.78亿元。

    在资管新规“去通道、控分级、降杠杆、除嵌套”等一系列监管下,信托行业正经历转型升级的阵痛,通道业务受到压缩,主动管理将成为核心。

    2018年,安信信托资金主要投向实业、房地产、基础产业等领域。“公司的经营业绩跟整个行业的大周期以及公司的背景、经营特点相关。”上述分析师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过去几年激进扩张,现在容易产生隐患。底层资产集中在房地产,风格激进、风控稍松就埋下了一定的高风险项目,再加上去年房地产调控和资金链管控较严,导致出现困难。”

    2018年三季报显示,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23.98亿元,2018年年报时却仅有15.38亿元。

    对此,安信信托曾解释称:2018年,国内外不利因素叠加,实体经济绩效改善速度趋缓,公司一直定位实业投行、深耕主动管理业务、以投贷联动形式服务实体经济,底层资产的实体企业经营压力传导尤为明显。基于这一情况,在年度审计过程中,公司对管理的信托计划进行了综合评估,并基于会计准则规定和审慎性原则,对暂无充足证据表明可如期收回的信托报酬未予确认或进行了调整。

    近期,安信信托也被爆出信托产品出现违约或延期兑付。2018年完成清算信托项目75个,较前期有明显下降,2015―2017年分别完成清算信托项目143个、173个、140个。

    前述分析师对此表示,信托产品违约是投资对象的原因,风险跟获利相关。前几年,安信信托发展较快,风格激进,没有大问题是因为当时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而现在国家资金、杠杆、房地产政策的地方调控、对口银行的存续贷、股东方背景、地方政府的背景等因素综合作用下,资金偏紧时激进风格风险很大。

    2018年,安信信托发生资产减值损失21.56亿元。其中印纪传媒(*ST印纪,002143.SZ)计提减值准备9.91亿元,中弘卓业集团债权计提5.50亿元。

    “对印纪传媒大笔、高集中度的投资,我们觉得不是特别恰当。对这个行业的理解和认识不到位,以及或多或少的股东间关系,再叠加去年下半年行情,就出现了这样的结果。”上述分析师指出。

    2018年,安信信托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实际获得的税前报酬合计4869.6万元,较2017年增加458万元,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上交所要求结合绩效考核管理办法补充披露,在经营业绩大幅下滑的情况下,董监高的薪酬上升的主要原因及其合理性。

    从2019年一季度的业绩表现来看,安信信托营收5.29亿元,归母净利润3.12亿元,业绩正在稳步回暖。

    安信信托有关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将继续严格根据资管新规要求,进一步落实底层资产梳理及风险排查,并优化业务基础。2019年,安信信托将继续响应“脱虚向实”的倡导,强化自身主动管理与实业投资方面的优势。公司还将在财富管理、养老信托、家族信托等业务方面加大投入,重点布局。

我认为破“7”无所谓,应该用比较自然、放松的心理看待汇率变动。如果真的要谈数据,其实从较低的位置往上升的空间反而更大。从7.2升回到6.8,比从7升回来更好。

数据显示,4月份,杭州十区商品房共成交12057套,环比上月上涨32.1%;苏州市区商品住宅成交面积为105万平方米,环比上月上涨58%;常州市区商品住宅成交50万平方米,环比上月上涨39%。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值班摸鱼的时候发现,清华大学又上了热搜头条,这次不是因为学霸们,而是因为古墓群!话不多说,有图有真相。

5月下旬,交银施罗德安享稳健养老目标一年持有期混合FOF(Fund of Fund,即基金以其他基金为投资标的)首发规模一举突破20亿元大关。

为了提高通行效率,今年年底前,横亘在中国高速公路上的200多个省界收费站将正式退出,取而代之的是高速公路电子不停车收费(ETC)技术,车辆在省界可直接通行。


本站所刊登的好运时时彩走势及好运时时彩走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好运时时彩走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