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释放886亿资金 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8-11-06 02:28:00 来源:时代周报
  • [摘要] 今年四次降准,广东地区(不含深圳)金融机构合计释放准备金资金约886亿元,用于增强金融机构向中小微企业融资的资金供给能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流动性正在增加。

    时代周报记者 谢中秀 潘展虹 发自广州 深圳 

    11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表示,要优先解决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甚至融不到资的问题,同时逐步降低融资成本。

    作为中小微企业的集聚地,今年以来,广东各部门纷纷出台指导政策,将为中小微企业纾困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各银行机构不断创新模式,以免抵押、信用贷等小微企业专属贷款产品及“互联网+”小微贷款等模式,不断缓解中小微企业贷款难问题,提高小微企业金融可及性。

    数据显示,今年四次降准,广东地区(不含深圳)金融机构合计释放准备金资金约886亿元,用于增强金融机构向中小微企业融资的资金供给能力。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流动性正在增加。今年1–8月,广东省社会融资规模1.52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1192.71亿元,截至今年9月底,广东省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25亿元,同比增长10.9%,占全部企业贷款余额的30.6%。

    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张海冰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中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一个长期性、世界性的问题:“既要鼓励创业创新,也要尊重市场规律,如果单纯强调通过金融资源的政策性倾斜来挽救困难企业,可能会造成新的‘僵尸企业’问题。”张海冰提醒说,“应当呼吁金融机构在提供贷款时,仅就企业的风险收益、市场前景和技术竞争力进行考核,而不应当过多考虑其他因素,这才是优化企业营商的金融环境的根本所在。”

    流动性紧张得到缓解

    今年以来,央行多次降准,并执行再贷款和再贴现,向市场释放净资金约2.3万亿元,用于缓解市场流动性紧张,其中多次为面向中小微企业的定向政策。

    从央行发布口径来看,今年内的多次降准皆有定向意味。其中1月开始执行的降准0.5或1个百分点为针对普惠金融的定向降准,4月执行的降准释放的增量资金也大部分用于支持小微企业发展,7月实施的降准同样有此要求。今年6月和10月执行的再贷款和再贴现,同样意指解决民营企业、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定向输血。

    政策利好下,小微企业迎来资金宽松。

    在10月30日召开的国务院新闻办针对民营、小微企业的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王兆星表示:“截至9月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8.9万亿元,同比增长19.8%,较各项贷款同比增速高7个百分点之多,有贷款余额的户数超过1600万户,同比增加406万户,阶段性地实现了‘两增’的目标。”

    在广东,这个数据同样在增长。

    根据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在今年9月27日发布的最新人民币存贷款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8月以来,我国居民经营性贷款,以及非金融企业及机构团体贷款总额持续呈增长态势,尤其是6月以来,非金融企业及机构团体贷款总额增速加快,达1.59%–2.56%。其中工行向媒体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广东工行单户授信1000万元(含)以下的普惠贷款客户近37000户,比年初增加13600余户,贷款余额近440亿元,比年初净增超80亿元,增幅达23%。

    建行广州某支行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额度并不紧张,放款速度也很快。只要资料齐全,银行一个星期可以确定审批额度,如果是质押,入押之后银行就可以放款。”

    交叉识别小微企业可贷性

    今年6月,广东银监局发布《辖内大型银行大力支持小微企业发展》的通知,要求落实发展普惠金融、扶持小微企业的部署,多举措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一是创新产品、降低费用;二是优化贷款流程;三是创新还款方式。

    今年以来,央行广州分行也制定了包括《关于加强落实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部署的通知》在内的一系列政策,并积极与其他部门合作推动建立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为企业提供增信支持。

    此外,央行广州还联合原广东省经信委、省财政厅建立了“广东省中小微企业信用信息和融资对接平台”,对接平台在广东省级层面上建立统一系统,加强跨地区、跨部门信息共享,强化对中小微企业的增信服务和信息服务,促进金融资源供给对中小微企业融资需求的有效对接。

    银行等机构层面也不断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扶持力度,从组织架构上建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小微支行”等专门针对小微企业、普惠金融服务的部门;从产品上,推出了针对小微企业的信用快贷等。招商银行深圳某行一位员工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现在银行很重视小微企业贷款。招行也有专门针对小微企业贷款的部门,主要负责对小微企业贷款进行核查、审批、贷款,也会研究制定一些专门产品,便利小微企业贷款。此外,这个部门还担负着主动挖掘、营销优质企业的功能”。

    建行董事长田国立分析,小微企业融资难有现实的原因,也有历史的问题,比如小微企业积累起来的数字很大,但是个案又很小,而且小微企业生存状况不确定性高,银行给其贷款,也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和风险。“现代科技给了我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机会,AI技术、大数据运用、人脸识别,都是非常实用的工具。目前国家正在全力推进打通信息‘孤岛’,采集小微企业信息,综合税务、工商、用电量等数据,可以交叉识别小微企业的可贷性。如果我们简单地用几个公共数据,交叉识别后,对它进行风险判断,然后利用技术手段,很快就可以放贷。”田国立说,“以前我们的小微企业贷款量差不多是在200亿元,通过打通渠道,使用大技术、互联互通,我们今年已经做了近1600亿元。我们今年原来的目标是1800亿元,现在看来,很有可能会突破到2000亿元。”

    广州某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模式创新方面,现在除了免抵押信用贷之外,该银行还会和互联网银行合作。“我们目前和微众银行合作,法人可以在微众银行,甚至微信公众号登录、提交资料,并初步核定额度,必要时辅助线下提供纸质资料,最终由银行和微众银行一起审核,审核通过后确定额度,并共同提供贷款,贷款由微众银行给一部分额度,我们给大部分额度。”

    微众银行企业金融部总经理公立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的依靠网点、人员,成本是很高的,而且难以下沉。但小微企业大量地在县域,如果利用互联网线上去降低成本,利用大数据去相对有效地刻画客户的画像,这对降低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成本和风险都很有益处。”

    从国家层面探索更多工具

    目前,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仍有小微企业存在融资贵、不敢贷的问题,企业主宁愿“降利保量”、审慎经营。

    一家经营服装箱包的小微企业主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之前做过一年企业贷,但是现在没有在银行贷款了。一是目前企业贷大多以抵押贷款的方式进行,要提供房产抵押;二是银行企业贷贷款利率都是基准利率上浮30%,年利率在6.37%左右,对于我们来说,还是有点贵了;三则是贷款要求每年有一定额度的流水在他们银行,不然就收回贷款,很不方便。”

    在时代周报记者向一国有银行广州某支行咨询的过程中,该行的工作人员首先询问了记者是否有房产、房产大概估值多少等问题,“银行会以房产估值的七成给予贷款。”该名人员介绍说。在进一步询问有关无抵押、纯信用的贷款后,这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纯信用的贷款要看你在我们银行的账户流水情况,以及税务局交税情况,需要提供明晰资料。”另一国有四大行的工作人员提供的资料也表示,当前对于大多数小微企业提供的贷款还是以房产、厂房等抵押的形式进行,且对房产情况有谨慎把控。

    某金融研究机构研究员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银行要有风险把控意识,与其要求银行去做中小微企业的贷款融资,不如从国家层面探索更多工具,“以之前央行提出的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为例,国家出面、地方政府实际操作,大力推进小微企业的投融资担保以及信用信息建设等”。

据孟玮介绍,旅游领域失信行为的联合惩戒备忘录的印发,意味着联合奖惩备忘录覆盖领域的进一步扩大,截至目前,已累计签署联合奖惩备忘录37个。

上任后,李强力抓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希望通过制定权力清单,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门权力清单制度,让浙江的这项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15名江苏东海劳工冲着贵州七建海外项目而去非洲“淘金”,发现上当欲回国却遭雇佣兵持枪监视。现在看来,这是一件颇为荒唐的事,堂堂正规企业贵州七建被两个“黑劳务”玩了一把。而在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难发现深圳北郊笔架山的银湖景区内,坐落着一家全国知名的社会智库。

在信息爆炸但有价值内容却越来越稀缺的今天,“时代财经”将提供差异化的垂直报道、世界级智囊的卓见,让各圈层目标读者快速掌握财经要闻与前沿思想。

近年来,宏观审慎政策和传统的数量型调控、价格型调控一起,构成了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控框架。

2015年12月25日,历经800余天筹备,由中国倡议、57国共同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正式成立。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这次中国对欧盟葡萄酒的“双反”调查,虽然还没有结果,但已经被外界普遍视作中国对欧盟在光伏产品上征收反倾销税的反制。如果中欧陷入葡萄酒贸易战,那么很可能为所谓“新世界”(即


本站所刊登的好运时时彩走势及好运时时彩走势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好运时时彩走势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报料、投诉 sdzb@time-weekly.com © 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090869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