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城市消防之困

    时事 > | Time Weekly - 2010-11-18 20:16:36
  • 11月5日,吉林市商业大厦发生火灾,造成19人死亡,24人受伤;11月13日,正在修缮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清华学堂突然失火,令无数清华学子痛心;11月15日,上海市静安区一幢28层的高层居民住宅楼发生火灾,至今已造成至少53人遇难……短短10多天,全国已发生3起大型火灾,造成重大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城市化发展如此迅速的今天,我们不禁要问:生活在建筑和人口均十分密集的城市里,万一遇到火灾突袭,我们准备好了吗?

    本报记者 吴晓蕾  发自北京

    为了节约土地,很多城市的建筑密度和容积率逐年增长,建设高层建筑、让城市“长高”也成为一个普遍的发展趋势。

    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流光溢彩,但在繁荣之下也有隐忧—建筑的不断增高也带来了消防难题,而建筑中新增大量的电气、管线、装饰材料等易燃物、可燃物,也使得火险隐患大大增多,成因越来越复杂。

    根据公安部消防局公布的一项统计结果显示,近年来,中国城市火灾发生率呈上升趋势,火灾已成为中国城市的头号杀手。本世纪前5年的年均火灾损失达15.5亿元,为20世纪90年代年均火灾损失的4.84倍。

    改革开放后近20年的事实表明,经济发展越快,火灾形势越严峻。与此同时,这也在客观上反映了我国消防事业发展相对滞后于经济建设的现实。

    城市“长高”之痛

    “城市火灾,防不胜防。”11月16日,北京城市规划学会秘书长高毅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看,尽管在规划和建筑施工时对消防均有要求,但对于目前发展过快的城市来说,消防工作明显无法跟上步伐。

    “这次上海静安发生的火灾,消防车在展开救援时,根本无法靠近。这其实折射的就是一个消防通道无法得到保证的问题。”不久前,高毅存曾在北京方庄附近做过一个调查。高毅存发现:与城市发展相呼应,北京的机动车数量日益增多,但像北京方庄、上海静安这样的老旧小区,在原本规划时并未过多考虑停车问题。因此,本来就不宽敞的道路被许多机动车占用,加上私搭乱建的情况较多,原来规划时预留的消防通道被占用,万一发生火灾,就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然而,即使消防车可以第一时间抵达,我国目前的消防设备也令人担忧。

    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在分析我国消防工作面临的问题时进行了分析和比较。他说按国际惯例,在城镇中平均每1000人就要有一名消防队员。然而,根据中国消防在线公布的数据来看,我国近14亿人口,目前公安消防部队的总员额仅为12.4657万人,相当于每一万人才有一名消防队员。

    同样,按照国际惯例,城镇中每一万人就要装备一辆消防车。但根据公安部消防局2007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公安消防队仅有消防车14766辆,远远达不到国际标准。

    此外,我国引进最高的消防云梯的有效高度为72米,而世界消防云梯最高有效高度为130米。在大部分城市,我国消防服务云梯多为53米高度,超过这个高度,遇到火灾只能是“望火兴叹”。

    据当地媒体报道,仅上海市高层建筑今年已达1.9万余幢,超高层建筑近1000幢。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在全国各地的城市建设中,由于土地稀缺,类似上海的情况并不在少数。

    事实上,在此前公安部、建设部、国家计委、财政部印发的《城市消防规范建设管理规定》等文件中,对于城市建筑的楼高和长度上限都有相应的条款。例如一般建筑长度应小于150米,拐尺形建筑的长度不能超过200米。但在实际应用中,仍有许多超过这一标准的建筑。如此一来,在设计消防通道时,疏散空间和消防车转弯半径的预留就跟不上新的形势发展。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中国的人口密度、建筑的容积率均大大高于国外平均水平,因此在事故发生时,我们的人员伤亡会非常大,这就对我们的消防要求更高。”高毅存说。

    应急消防之殇

    根据深圳市公安局消防局的杨警官介绍,目前,就城市而言,我国的公安消防组织体系大致可分为五级:公安部消防局、省一级的消防总队、市一级的消防支队、区县一级的消防大队以及街道一级的消防中队。

    一般来说,在接到火警电话后,消防局将按照火势大小、起火地点和就近原则,在五分钟内迅速派出消防人员,有关部门启动相关的应急预案。

    然而,据时代周报记者的了解,由于种种现实问题,消防队伍的出动情况经常受到许多因素的掣肘。

    首先是基层消防站的建设相对滞后。根据公安部消防局发布的信息,城市规划区内消防站的布局,一般应以街道发出指令后5分钟内消防队可以到达责任区边缘为原则确定。

    但消防站的实际建设远远落后于规划设计。以广州为例,据2009年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内司委的一份调研报告,按照有关规划,越秀、海珠、荔湾、天河、白云、黄埔区到2010年应建消防站79个,但目前仅建成26个,缺额较大。由于消防站数量不足,导致部分消防站责任区面积过大,有的超过了100平方公里,长期超负荷运转。

    “造成这样问题的原因,固然有历史欠账太多、政府财政对于消防投入不足等因素,但是同时,现在不少小区对建设消防站还持有排斥态度。”11月17日,广州市应急办的一位工作人员对时代周报举例,按照原定规划,广州白云花园小区中应建立一个消防站,但因遭到全体业主的反对,消防站迟迟未能动工。

    “他们宁愿建学校、医院,也不想要消防站,理由是怕消防官兵生活工作训练及车辆鸣笛进出影响小区安静和行人安全,进而影响业主的生活质量及物业升值。”该工作人员说,“这种短期目光会导致严重的灾难发生。”同时,由于道路扩建、城市改造等因素,不少消防站被迫牵入内街内巷,出入均不方便。

    此外,高毅存也提出了另外一个疑问:虽然建筑的设计和施工图纸在各城市的建筑档案馆中均有备份,但在消防救援工作当中,怎样才能更好地利用这些详细标注了各个建筑中的消防设计的图纸?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目前,相关的建筑图纸仍然属于纸质信息。因此,在消防应急救援时,调取相关信息不仅费时,而且费力。“倘若能实现数字化,这些信息就能第一时间传至应急指挥中心和消防队员的前线终端上,大大提高救援效率。”高毅存建议。

    “消防消防,既要消也要防。”事实上,各类建筑在交付使用前已经经过了各项消防验收,配备了烟雾感应器、警报器、消防栓、消防泵等一系列的“硬件”。“只是,在交付使用几年之后,谁能保证在10-20年这些消防设计还能够正常运转?”高毅存认为,在消防工作中,整个社会的消防意识还没跟上,造成了消防设计虚有其表、无人监管的现实,是“软件出了问题”。

    而上述广州市应急办的工作人员也对时代周报坦承,尽管一般公共场所和小区住宅中都配备了相应的消防设施,但社区中平时关于火灾逃生的演练“几乎很少有”,因为“操作起来可能成本太高”。

相关文章: 更多关于中国 城市 消防 的报道

  • ·网球的中国式单飞(2010-11-18)
  • ·中国城市消防之困(2010-11-18)
  • ·中国反贪白皮书面世 反腐绩效如何衡量(2011-01-06)
  • ·海上阅兵 中国海军“亮舰”(2009-07-14)
  • ·中国率先复苏为全球经济点燃希望(2009-07-14)
  • ·干细胞在中国:浮躁的江湖(2009-07-14)
  • ·对话中国增资IMF建议人潘英丽—争夺IMF“中国话语权”(2009-07-14)
  • ·“长城6号”背后的中国反恐(2009-07-15)
  • ·“奥巴马的头痛”跑到了中国(2009-07-15)
  • ·全球经济复苏与中国机遇(2009-07-15)
  • 在经历了火热的招商扩张之后,韩束自称已拥有10万人的微商代理团队。

    马云背后的“女神”终于走上前台,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马云真正的王牌——她执掌阿里巴巴庞大的金融帝国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顾俊表示,中央的这次户籍制度改革既有进步之处,又有保守的方面。因为,对于诸如上海等特大型城市,即户籍改革最核心、最难啃的骨头,没有下手。

    美国传媒业的兴起与发展,政府亦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尽管美国媒体自诩享有充分自由,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政府亦奉行新自由主义,宣称不干预媒体市场,但对传媒的影响与推动无所不在

    张奇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我国的石油战略储备还未达到“及格线”,但也并不像目前看到的这么差。

    岁末年初,中国社会保障体系改革引入新话题: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表示,“降低社会保险费,研究精简归并‘五险一金’”,将成为2016年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口。

    1月16日在北京钓鱼台宾馆芳华苑内,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举办了开业仪式。在亚投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成立大会上,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当选为首届理事会主席,金立群当选为亚投行首任行长

    近两年,借新城镇化之势,“镇改市”热潮不断升温。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已有浙江、江苏、山东、广东、福建等多个省份开展类似“强镇扩权”的试点。

    从现在到2020年,全球将有510万工作岗位被机器人“抢走”?一款由韩国研发制造的机器人HUBO在今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即冬季达沃斯论坛上表演行走,抢尽风头。

    2014年后,阿里一直极力摆脱电商标签,“从IT到DT”,成为阿里最新布道的惯用语,马云本人亦明确表态,云计算是阿里巴巴未来十年的核心战略之一,将不惜一切投入发展数据技术。